彩神快三网址

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快三 查看内容

沙滩照亮我人生

2019-10-9 10:10| 发布者: 魏荣钊| 查看: 61| 评论: 0|原作者: 焦泳潮

摘要: 一、沙滩的打渔仔和水车 我家住新舟镇平远村的椅子山脚,与有着“中华文化第一村”的沙滩村相邻,只是中间隔了一条宽100多米的洛安江。 小时候,记得最深刻的一次是跟奶奶去沙滩黎明弟家走亲戚。奶奶管我叫黎明弟表 ...

沙滩的打渔仔和水车

    我家住新舟镇平远村的椅子山脚,与有着“中华文化第一村”的沙滩村相邻,只是中间隔了一条宽100多米的洛安江。

    小时候,记得最深刻的一次是跟奶奶去沙滩黎明弟家走亲戚。奶奶管我叫黎明弟表叔,叫他的妻子梅大孃。那时的黎庶昌故居,木屋青瓦就跟当时的民居无异,只是院坝和阶沿用青石铺就。黎明弟家就住在黎庶昌故居里,连他家在内,黎姓及其与之沾亲带戚的21个家庭住在里面。那时没有什么可玩,可欣赏的。在奶奶跟梅大孃拉家常的时候,我就跑去河边玩。

   恰巧有个打渔仔(当地对捕鱼人的统称)正在河里打鱼,我就近距离的观察起来。只见七、八只通体黑色形如成年鸭大小的鸬鹚(当地人叫水老鸹)围着船打转,有的伸着尖尖的长嘴向打渔仔讨要小鱼吃。打渔仔就生气地说:“妈那个巴子(本地人生气时的口语),鱼都没啄到,就知道要吃的,去去……”说完就挥动着比船体还长的竹竿去驱赶鸬鹚入水。面对武力,胆子小一点的鸬鹚就立即入水找鱼啄去了,不听指挥的就远离鱼船及竹竿触及不到的水面贪玩。气得打鱼仔用竹竿猛击水面,才使懒惰的鸬鹚不情愿钻入水里。不一会就有一只鸬鹚叼着一条大鱼飞扑上船,打渔仔很高兴地一手捉住它的长脖,一手强行从系着绳子的喉部往外挤出鱼来,再从鱼篓里拣出小鱼丢进它的喉咙,然后随手就把它扔到水里。鸬鹚扑棱几下,伸缩一下脖子吞掉小鱼,得到奖赏后又钻入水里劳动了。接着就有几只鸬鹚叼着大小不一的鱼飞跃上船,也有无功而返露出水面喘口气又接着干的。

   我感觉很稀奇:这些鸬鹚怎么那么听打渔仔的话,自己捉到鱼后为什么不吃掉呢?非要叼回船上交给打渔仔。直到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原来是这些鸬鹚的喉咙都被打鱼仔系了绳子,无论怎样它都吞不下大一点的鱼,能吃得到的都是不起眼的小鱼。

   看够了打渔仔打鱼,我就去看水车。我来到一个1020米高的像现在公园里的摩天轮形状的大水车底下,仰头望着。大水车随着木轴“嘎吱、嘎吱”的响声而缓缓地转;竹筒随着“咕咚、咕咚”的灌水声一个接一个的入水灌水;灌满水的竹筒随车出水后,旋到接近顶端时,竹筒里的水就从高端接连不断的倾注下来,白花花的水“哗啦、哗啦”地流进架在水车上半部并与之平行的长长宽宽的木质水槽里,形成接连不断的清泉通过与接水槽成丁字形的引水槽欢快地涌进稻田。飞溅的水珠落在我脸上,倍感清爽和滋润。

    在太阳底下看水车不停的旋转,把眼睛都看花了,我就跑到河边的柳荫下乘凉。一会看着河对面葱茏苍翠的笔架山;一会儿远望松柏蓊郁的禹门山;一会儿瞧向河中间勃郁幽清的琴洲;一会捡起石块在清波上打水漂,感觉山清水秀,这个地方真好!

    就那样看着玩着想着,不知不觉就在河边的柳荫下睡过去了。害得奶奶和表叔家人到处找我,幸好我被叫声惊醒,站起来才被人们发现。奶奶生气地说:“你这个挨刀砍脑壳的,出来耍也不跟我说一声,害得表叔一家人到处找……”梅大嬢松口气说:“别怪小娃儿啦,找到就好了,只要没下河洗澡就是好事。”

    这事虽然过去了几十年,但始终铭刻在心。这是沙滩村给我的第一印象。那时不知道黎庶昌故居,更不懂沙滩文化,却是我第一次踏上了沙滩的土地。

 

郑珍轶事及其它

    在平远大队的洪平小学上学后,常常听老师讲“郑、莫、黎”的故事,才知道沙滩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才知道奶奶带我去的表叔家原来是晚清时的外交家、散文家黎庶昌住过的地方。受其故事的熏陶,我喜欢上了语文课,上作文课时,我的作文经常被老师当作范文在课堂讲解。记得上小学五年级,我写的一篇忆苦思甜的作文,写穷人与地主斗争的场景,写得相当精彩。但那地主的孙女与我同班,她回家把这事告诉了她的父母,她的父亲马上赶去了我家……导致的结果是:我在学校得到老师的表扬;在家里受到父母的训斥。

   但我没气馁,继续喜欢作文。

   在新舟中学读高中时,听教我们语文的米文仲老师讲郑子尹在赴京赶考时的一个轶事:在京城备考期间,郑子尹去到一家书店看书,拿起一本只看一眼就放回原处,接着又拿另一本,就这样反复操作了好久的时间,店老板看在眼里,很是纳闷,就问:“这位先生,你是在找哪一本书?说出来,我帮你。”郑子尹很有自信地回答说:“老板, 我想找没有看过的书。你这书店卖的书我几乎都看过了,有的还能倒背如流。”书店里没有1000册书籍起码也有800,说什么店老板也不相信。店老板带着训斥的口吻说:“我店里卖的基本都是新书。读书人,不要那么自大吧!”“老板,你不信?我可跟你打个赌啊!”郑子尹也不服气。

   “赌什么?”

   “赌什么都行!”

   “你用什么跟我赌?”

   “若我赌输了,我帮你在书店里白干一年,可以吗?你用啥赌?”

   “行!若我赌输了,这个书店归你。”

    口说无凭,他们找来公证人,立好字据,定在第二天中午开赌。字据的大概意思是让店老板任挑一本书,若郑子尹能倒背如流,整个书店就归郑子尹所有;否则,郑子尹就要帮书店老板白干一年的活。

    回到客栈,书童为郑子尹的这个赌局很是担心,他提示郑子尹说:“郑先生,《万年历》你能倒背如流吗?”这一提示非同小可,郑子尹虽然博览群书,也对《万年历》这本厚重的书籍比较熟悉,但要谈倒背如流,还真有点难度。于是,郑子尹通宵未眠,直到第二天中午12点,他把《万年历》背得滚瓜烂熟后,才胸有成竹去应赌。

    开赌时,没想到店老板真的就拿出《万年历》来,对郑子尹来说是正中下怀,但当时与他一起联袂进京会试的莫友芝都为郑子尹捏了一把汗。赌的结果当然是郑子尹赢了,他不但赢了书店,还赢得了京城人对快三文人的尊重!他牛气冲天而又豪气地对店老板说:“老板,认输就行了!书店还是你的,但以后,凡是快三人来买书,你不收他们的钱就是了。”

    从那以后,真的好多快三人去那书店买书,店老板都没收过钱。

    这个故事令我感想很深,对我的启发之大,是难以言喻的。

    长大后,接触到有关沙滩文化的书籍,对“郑、莫、黎”有了更深的了解。知道郑子尹、莫友芝、黎庶昌三贤是沙滩文化的核心人物,他们互为表兄或内弟关系。其著述宏富,成就辉煌,影响深远。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郑子尹、莫友芝合纂的《遵义府志》,被誉为“天下府志中第一”。

    民国26年(1937年),为了纪念郑子尹,遵义市老城的梧桐街改名为子尹路,而且沿袭至今。

 

沙滩文化的魅力

    读三贤的文章,品先贤们的故事,思考自己的人生。读中学时我就想:要是能像先贤们那样“铁肩担道义,妙笔做文章”多好。

    不过那只是一时的念头,但真正开始行动,是在1992年黎庶昌国际学术研讨会在贵阳的召开之后。来自全国各地、港台地区,以及日本、韩国的专家学者100多人前来重新修缮后的黎庶昌故居瞻仰。那天万人空巷,周边的村民们都早早地都涌向沙滩村,将重修一新的黎庶昌故居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还是警车开道,才让专家学者们顺利进入。那天,我也去了,选择了一个高处为观望点,看见遵义县文化馆的名嘴葛镇亚老师在故居里为专家学者们讲解,遵义县广播电视台的周丕应老师在现场采访、录像……感受着这样的文化氛围,我的思绪飞得很远很远。

    弘扬沙滩文化,一个农村人能做什么?我的从文之路如履薄冰, 但我始终把“郑、莫、黎”敬为照亮我从文之路的星辰!才没有从文学的独木桥上摔下来。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遵义县保安服务公司的秘书,虽然不是文学事业,却是与文字相关的工作。除了处理日常事务外,还要负责整个系统的宣传报道。业余时间还向报刊杂志和广播电视台投稿,《遵义日报》还给我颁发了通讯员采访证。记得第一篇议论文《从何易于拉船说起》、第一篇情爱散文《初恋的心声》,都是在《遵义日报》刊发的;第一篇通讯稿件《敢于碰硬的好乡长——记新舟乡副乡长杨成贤》,由快三人民广播电台在农村节目里播出;第一篇新闻稿《新舟公路建成网,乡乡村村通了车》,由《快三日报》刊登;第一篇散文诗《金色的太阳》,由快三人民广播电台朗诵播出……

    后来受打工潮的影响,96年南下广东,应聘到佛山南方企业集团的《南方之声》报任主编。当时的工资有虽然只有1000多元,可是比内地的工资多了几倍。在此,我发现了好多的文学杂志,特别是《佛山文艺》和姊妹刊《外来工》(后更名为《打工族》),虽只是地市级刊物,但旺盛期仅一期一月就要面向全国发行140万份之多,就连当时中国作协较红的大作家蒋子龙老师也应邀前去参观指导。为何它的发行量如此之大,就是它“聚焦打工群体,关注打工生活”,才有了如此强大的读者群。

    受其影响,我又回望故乡,回望沙滩,回望那片群星闪烁的土地,总感有股潜流在驱使我动笔、动笔!刻不容缓,除了工作,我把业余时间全部都用到写作上,不分文类,什么都写,几年下来,确实收获不小。但发表的都是小文章较多。2000年我的第一篇纪实大稿《爱情鸟,飞也飞不高》在《打工族》发表,得了1000多元的稿费,差不多是我一个月的工资。这样就更激发了我的写着热情,2001年,我发在《杉乡文学》的近60000字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初吻无痕》也是在广东写就的。2002528日,我采写的《苦命兄妹为残疾娘征夫》在《信息时报》独家刊发,其图片和部分内容作为封面在头版刊出,引起不小轰动。在此期间,我还参加了佛山市第五届青年作家培训班,和河北当代文学院文学专业的函授学习。

      2003年,凭我多年笔耕的成绩应聘上了天津市妇联主办的《女士》杂志社的下半月刊编辑部主任,在广州组稿。工资每月2200元,比在《南方之声》报高了许多。20068月被聘请到广西梧州文联主办的《西江月》杂志任执行副主编和编辑策划总监,在深圳隆康花园办公组稿。工资一下子就涨到了5000元,另外还有其它生活补贴。在杂志这块做开后,很多广告商和杂志社都找到我,请我帮他们做杂志的编辑策划总监。我就顺其自然地成立了工作室,在广州达道路16号广州军区影视大厦的二层租了100多平方的场地来办公,当时的租金是每月4500元,连水电费在内要5000多。工作室招聘了3个文字编辑,3个美术编辑,2个广告人员,1个发行人员。包括山西省的《中外故事》(夜生活卷)及广东一些地方文联的杂志,工作室每月要出11本杂志。就这样风生水起的做了6年时间,由于网络媒体的冲击,我才逐渐的推掉了一些杂志。在文学杂志市场销售不景气的时候,我们急流勇退。2013年,我买了一辆丰田小轿车。2015年成立了一个文化娱乐公司,老婆主打,我做边鼓,经过几年的运作,生意走上了正轨,虽不算上日进斗金,却是靠与文字、文化有关的事业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去年,为了满足老婆的虚荣心,我花重金为她买了一辆奥迪Q5

    我呢?从去年开始就坚持每天阅读1小时,至少写作1小时,以弥补做杂志编辑的10多年时间没有发表文章的缺陷。去年以发生在遵义市新舟镇一个家喻户晓的精准扶贫故事为原型创作的小说《黎家小院》,在广州的《丹荔》杂志、遵义新蒲新区的《沙滩风》杂志相继刊出,快三作家微刊和中国作家网官网都进行了推送。遵义忆像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在新舟镇人民政府的协拍下,将该作品摄制成了微电影。

    乡友们都说我选择与文字、文学相关的事业,并以此为生。是得缘于小时候那次奶奶带我去黎明弟表叔家感染了沙滩的灵气。我既不肯定又不否定,但我心里清楚,漂泊异乡20多年,饱尝了酸甜苦辣,有欢笑,也有哭泣。无论是做编辑还是撰稿,我都始终坚守着文学的那片净土。尽管没有多大的建树,但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不在家乡种地,而是在异乡靠为文维生,无论怎样都是算幸运的。

     这幸运却是来自于“郑、莫、黎”的生平对我的影响,沙滩文化给我的动力。可以肯定的说,没有沙滩文化,就没有我现在拥有的一切。

    树高千丈,叶落归根。作为在外漂泊的遵义人,我为沙滩文化感到骄傲,更因直接受其影响而自豪。我们应大力推广和宣传好沙滩文化,使之成为鼓舞和教育子孙后代的一面旗帜,并利用好沙滩文化,发挥其功能,服务于当代。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图文热点

阅读排行

文学快三
 
返回顶部